倒在路中央的貓咪

之前來吃飯的貓咪,幾乎都是大貓。直到某天晚上小虎斑發出不尋常的哀鳴,驚慌失措引導我們到鄰居家探查,其他鄰居才告訴我們,因為小虎斑剛出生的奶貓弄髒那戶鄰居家的環境,所以整窩奶貓被帶去丟掉,小虎斑自己只救出兩隻,其他五隻或六隻大概凶多吉少。貓媽媽尋找奶貓的哀鳴聲持續了整個禮拜,聽過的人大概都會心碎吧。當時大概就懂了,唯一不要再聽到這個聲音的辦法,就是把流浪貓統統結紮。

小虎斑沒日沒夜在找失蹤奶貓,當時我們並不確定她救出來的兩隻奶貓藏在哪裡,總之非常隱密,直到其中一隻倒在路中央一動也不動,而且眼睛沾滿分泌物好像瞎了。不過貓還活著,發現有人靠近就躲進水溝裡面。雖然不確定這隻小貓會不會來吃,還是在門外放了食物。

小貓知道這裡有食物之後,開始會來我們家報到,有一次還被我騙進車棚,但因為我動作太慢,瘦弱的小貓竟然垂直攀爬逃出圍牆!哇勒,我以為這貓快掛了,還在那邊問有沒有人要養,想不到這生命力有夠強韌。

漸漸地,貓長大了而且天天都來顧門,不給他一個警衛北北的職位實在說不過去。某天當他蹲在門口大嚼食物,而沒有發現我鬼鬼祟祟躲在他背後,就在那個瞬間,我出手捏住貓的後頸,丟進洗衣袋裡拉上拉鍊,整團放進塑膠袋,提到動物醫院做結紮手術。

這應該是警衛北北人生的最高峰了,顏值高到不行,簡直是花美男!

當天就做完結紮手術,在醫師的交待下,先安置在籠子裡面。但這傢伙無法好好待在籠子裡面,放聲大叫讓我們非常苦惱,靠杯呀我們又不是住在田中央,如果是住在田中央就隨便你叫好了,叫破喉嚨也沒人管你!更苦惱的是他姐姐來找他,在門外跟著大叫,兩貓一搭一唱、一吼一叫,好不讓人心煩意亂。最後決定當天就放警衛北北走,住在都市有其限制,只能期待這貓好好復原了!

坦白說,年紀這麼小就結紮,對小男生的泌尿道不太好。但未來的變數實在太多了,以後可能會抓不到貓、以後可能會發情跑掉、以後可能會生更多貓……怎麼想都覺得夜長夢多,趁早閹了當太監,降低附近鄰居對貓的敵意比較好。

警衛北北復原得非常好,雖然食量還是小小的,但慢慢也變成大貓了。

白天的他總是很軟爛。

警衛北北在很遠的地方就能認出阿北的引擎聲。

無時無刻豎起耳朵,監聽著心愛的阿北。

雖然他會理毛……

但鼻子總是髒髒的。

是胎記嗎?

還是用鼻子寫書法?

這隻狗系貓咪帶給我們很大的娛樂感。

每天扭動身體奔向剛下班回家的阿北。

跟蹤阿北去買晚餐,還放聲大叫要阿北走慢一點等他。

警衛北北是很特別的貓,每天都來應徵家貓的職缺,堵在門口告訴我們他想進來一起住,很可惜黑嘴老大討厭任何長得像貓的生物除了她自己。尤其警衛北北還是白底虎斑的花色,跟黑嘴老大的世仇有87%相似啊!

311 views